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地方频道 > 武汉 > 各区动态

“挑土”的哥车祸致乘客重伤 中风车主9年信守承诺 每月不忘向法院交执行款

2019-05-17 16:09:00 | [ ]

 “这卡里是15万元,我把出租车卖了,作为执行款交给你们。”上月,在洪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,年近60岁、中风近20年的潘师傅头发斑白,从身上那件穿得发黄的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交到该法院执行员李雨萌手上。

    李雨萌心里先是一喜,这下总算可以给至今仍躺在病床上的受重伤乘客一个交代,这笔执行款够好几年医药费了。李雨萌同时也想到:“中风多年的潘师傅全靠出租车的租金度日,把车卖了,今后怎么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上这一笔钱,我心里的这个重担才能暂时卸下。”一瘸一拐的潘师傅看出了李雨萌的顾虑,嘿嘿一笑,“再过几个月,我就到退休年龄,可以靠退休金过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5月16日,这笔特殊的执行款交到了受伤乘客家人的手上。

    的哥中风,将车租给他人营运

    14年前的一场车祸,潘师傅的出租车撞废了,乘客重伤,被诊断为颈椎爆裂性骨折。出租车是潘师傅所有,但当时开车的是“挑土”司机。因法律上的连带责任(各个责任人对外都不分份额,不分先后次序地根据权利人的请求承担责任),潘师傅和“挑土”司机一共要承担73万元的连带赔偿款。

    潘师傅的妻子听到这个消息后,吓哭了。潘师傅躺在床上想了半宿,第二天一大早打电话给执行法官表示:绝不逃避责任,虽然自己家里确实困难,但一定会分期分批把钱还上。

    潘师傅原本是一家国企的车队队长,单位解散后,以开出租车为业。为养活一家老小,潘师傅不分白天黑夜的奔波,身体累垮了。

    2000年盛夏的一天,潘师傅正在修车厂给出租车配零件,突然倒地。到医院一检查,他中风了。日子还得继续,他只得将自己的出租车租给他人营运,靠租金维持度日。

    2005年3月7日,潘师傅与“挑土”司机周新(化名)签订租赁合同,按照90元/天收租金。

    天降横祸,乘客颈椎爆裂性骨折

    2005年5月8日凌晨,周新驾驶出租车载着乘客经过洪山区某路段时,与张某驾驶的小轿车相撞发生车祸。乘客受重伤,被立即送往医院救治,被诊断为颈椎爆裂性骨折,至今仍躺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“事故发生后,我赶到现场,乘客已被送往医院,车子也被撞得面目全非。”潘师傅回忆,“出租车被交警扣了一个多月,经过大修才重新上路。”

    起初,潘师傅拖着病体,和“挑土”的哥周新隔三差五就去看受伤乘客,两人一起支付他的医药费。后来,医药费越来越多,两人发现都承受不起了。而根据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,潘师傅的出租车购买的保险只能承担1万元的赔偿责任。

    2009年,受伤乘客向洪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,将潘师傅、周新和张某(相撞小轿车的司机)告上法庭。

    2011年2月12日,法院判决潘师傅和“挑土”司机周新连带赔偿73万余元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潘师傅不仅要用微薄的收入负担自己中风的医药费,还要连带承担73万元的赔偿金。

    家庭困难,不忘每月汇1000元执行款

    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,张某所在的公司将应承担的赔偿款全部履行完毕,而被执行人车主潘师傅和挑土司机周新却一直没有兑现赔偿款。

    执行法官经调查发现,肇事司机周新名下无财产可供执行,而车主潘师傅已中风多年,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收取的租车金,家庭情况确实比较困难。

    针对特殊情况,执行法官一方面为受伤乘客申请司法救助金,以缓解其经济压力,另一方面积极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协商。

    潘师傅的家在武昌一个老小区的顶楼,一家人挤在7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,主卧的房顶经常漏水。小区楼房修建年代久远,没有电梯,中风的潘师傅每天只能扶着楼梯慢慢挪步上下楼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潘师傅多次对法院表示,绝不逃避责任,虽然自己现在确实经济困难,但会以未来收取的车辆租金分期持续把钱还上。

    “事发时女儿还在读高中,妻子也下岗,全靠出租车的这点租金过日子。”在潘师傅的家中,他和爱人拿出一本旧的发黄的病历,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他的就诊记录。潘师傅的爱人说,这些年,一家人心里总是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从2012年开始,潘师傅一家省吃俭用,每到月底就向法院的账户上汇1000元的执行款。2013年,出租车因为自燃而报废。2014年,在亲戚朋友帮助下,潘师傅又买了一辆出租车,继续以租金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只要还有能力,就要尽最大努力

    今年底,潘师傅将年满60岁,因无法继续办理营运证,他请求法院将他的那辆出租车解冻,以变卖的车款抵还执行款。上个月拿到卖车款后,潘师傅将卖得的15万元全数交给洪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。

    对于未来的生活,潘师傅坦言,今年底,他就能领到退休金,就想和家人过舒心日子。

    据执行法官统计,截至目前,潘师傅一个人已还款23万余元。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催过他,但是只要法官去看账目,9年来,每个月月底都会有他汇来的执行款。”昨日,洪山区法院执行局负责人向长江日报记者透露,剩下的执行款已成功申请到了司法救助。

    潘师傅说,车祸是人祸,但不是灾难,将心比心,只要自己还有能力,就要尽最大努力去还款。

关键词:

我有话要说

已有 条评论 , 查看评论
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。 (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)
(您输入的姓名/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 验证码

作者:
来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