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地方频道 > 武汉 > 队伍建设

轻伤不下火线,受伤月余坐轮椅开庭,法官余敏:情与法交织于每一场审判

2019-08-22 16:12:00 | [ ]

“你把房屋权属证明提交给我,你这边呢,能到场的尽量来法院核实放弃权利,不能到场的我去跑一趟。”8月20日,硚口区法院一间调解室里,民事审判第三庭审判员余敏交待完原告和被告方后,收好桌上厚厚一文件袋材料,用双手用力撑住椅子扶手,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楚天都市报记者这才发现,余敏的左脚踝至脚掌部分用纱布缠着,靠右脚拖动左脚缓慢行走。原告方李先生(化姓)告诉记者,上次来调解的时候余法官打着石膏帮忙协调,这次听说刚刚拆掉石膏。“为了不让我们等,余法官一直没有请假休息,今天知道我们有个亲戚不能到法院来证明,她还主动带伤上门到泾河那边去,这样的法官让我们放心。”他说。

余敏的脚伤发生在一个多月前。那天早上,余敏和书记员准备外出调查,下楼时不慎滑倒,脚被崴伤,脚踝当场就肿起来。后被诊断为脚踝骨折,必须打石膏静养。

 虽然脚上打上了厚厚的石膏,但是余敏并没有按照医嘱在家静养。一个多月来,家人早上推着她来上班,同事们推着轮椅送她开庭。虽然很不便,但她心里却很踏实:“你看,我这一堆的案子要处理。我要是休息了,给别的法官增加压力,万一耽误审理期限,当事人多着急啊。我自己的案子自己最清楚。何况我只是行动不便,又不是神智有问题,并不影响工作。”她说。

余敏所在的民三庭是专门从事房产类案件审理的专业法庭,涉及与房屋相关的财产分割、继承、买卖、租赁、拆迁等事项。从10年前接触房产案到现在,她的感触颇深:“随着房屋价值的增长,房子对人性的考验也增大。见过太多亲人反目成仇的案例。”于是,法官余敏更多时候扮演着心理咨询师的角色。

一起最后撤诉的案子让余敏记忆犹新。一对老夫妻因房屋拆迁分得几套房子,便平均将房子赠与两个儿子。大儿子和妻子离婚后,将其中一套房子记到女方和女儿名下。老人认为房子是自己赠与的,媳妇没有权利得,于是要求撤销自己对儿子房子的赠与。

双方争执得不可开交。

没想到,突然有一天,老人打电话告诉她:希望撤诉!原来,孙女因为大人的事情严重影响到学习,成绩一落千丈。孙女是奶奶一手带大的,和爷爷奶奶的感情很深。老人只是对媳妇不满想维护自己权益,没想到却伤害到孙女。

本来,余敏按规定直接下达撤诉裁定书就行。她却将一对老人、儿子、前媳妇全部请到法院来。当着他们的面跟媳妇讲道理:“不是因为老人不想要房子,是因为对孙女的感情。他们没有替年轻人照顾孩子的义务,你们应该感恩,对老人给予应有的尊重。你们双方为了利益争执不下,离婚对孩子已经造成了伤害,为什么还要为房子的事情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?”

余敏说,虽然民三庭不是家事法庭,但是房子却与感情无法分割。“作为法官,我觉得单纯靠法律很难做到当事人都满意。处理过程中,挖掘双方真正的矛盾点,特别是情感上的矛盾,打开心结后,再运用法律处理起案件来更容易被当事人接受。”对于已经结婚生子的她来说,办好每一件案子是对自己、对当事人最好的交待。

记者贴身跟随余敏工作,一个上午就接到十多个电话,三批来访调解,半天没有喝上一口水。事实上,除了调解、开庭审判,因人手原因,余敏还得负责送达法律文书、外出调查等工作。有些地址不对的,法官还要花时间去找人,耗费的时间精力更多。一年工作日200多天,余敏去年共处理案件达250多件,平均每天得处理一两个案件。

因为工作细致负责,她2014年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“优秀法官”称号,2015年度荣立个人三等功。“把工作带回家做是常态,你说我腿伤了能休息吗?我自己不安心啊。我希望我的当事人,走出法院后在法律上有新的认识,在情感上有新的收获,走出法院后,能对他们未来生活上有帮助。”余敏说。

 

关键词:

我有话要说

已有 条评论 , 查看评论
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。 (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)
(您输入的姓名/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 验证码

作者:
来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