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地方频道 > 武汉 > 队伍建设

亢铃:当好一块基层平安稳定的压舱石

2020-06-09 09:53:00 | [ ]

6月9日,法制日报头版以《当好一块基层平安稳定的压舱石》为题,对武汉市青山区司法局钢花村司法所所长、“新时代调解为民好榜样”亢铃三十年来,深耕于人民调解事业进行了报道。

 

刷屏时,没看;争议起,看完。

bilibili青年宣言片《后浪》,以“很司法”的方式走进亢铃49岁生命。

31年前,坐上“师父”自行车后座进村入户起,亢铃的工作就与“争议”分不开。

看何冰演讲的《后浪》、读王小波的书……作为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司法局钢花村司法所所长,亢铃紧跟时代潮流并将之运用到所热爱的人民调解事业中。

2019年,亢铃获得司法部“新时代调解为民好榜样”荣誉。青山区一些中小学校长还跨“街”邀请亢铃给孩子们上法治课。在他们眼里,亢铃让人民调解乃至司法行政工作有了十足的时代感。

帮人说

1989年,武汉市司法局招干,亢铃考取了青山区司法局红钢城司法所司法助理员。

没多久,亢铃发现了“师父”、红钢城司法所原所长张桂珍的工作“秘诀”:上班,自行车一骑,走街串巷跟居民谈天说地。

“回想起来,用现在话说,张所长做的就是‘矛盾纠纷隐患排查’。”亢铃说。

出师后,亢铃接手的第一起案子是“闹离婚”。女方是一名篮球运动员,长得漂亮。男方提出离婚后,女方直骂“陈世美”。

未婚的亢铃却要处理婚姻纠纷,不自觉捏了把汗。

作为男方代理人,亢铃了解到其提出离婚是觉得女方“不上进”。

学着“师父”的样子,亢铃找到女方,听她说“负心汉”的事:男方当上“处长”,谱摆得大,完全没了恋爱时的样子,“原来我去比赛,他还帮拎鞋子”。

“恋爱是美好的,但更要活在现实,一起进步、共同成长才是正道。”亢铃劝着。

反复几次,亢铃竟做通双方工作。

上世纪90年代,矛盾多是家庭婚姻类纠纷。亢铃也总结出巧断“家务事”的方法:先听双方说,再各个击破。

来到钢花村司法所后,亢铃走遍了钢花村街12个社区。哪家有什么事,家里爹爹婆婆有什么喜好,她都心中有数。

因孩子教育的事儿,李婆婆和儿媳闹得不可开交。直接说和效果不好,亢铃设法安排李婆婆的好朋友在社区里与她“偶遇”,并劝说“不能有口舌之争”,疏导婆婆心中气。

说起亢铃当“导演”解“婆媳纠纷”的事,钢花村司法所社区矫正工作者程菲菲忍不住笑出声。

因工作需要,亢铃“扮演”了很多角色。

“你妈妈是干什么的?”幼儿园面试,老师问亢铃儿子。

儿子对妈妈的工作没概念,但看到也听到过。

“我妈妈是帮人说话的。”思考了一会儿,4岁的小男孩很认真地回答。

这个回答,赢来众人会心一笑。

让人说

亢铃是个“倾听者”,很少“堵”他人口。

儿子被同学拿烧红的铁质蝴蝶结烫脖子,乔某冲进学校打了几个孩子每人两巴掌,还叫人在校门口拉横幅堵路。

闻讯赶到,亢铃叫停了正在校内拍桌子、打椅子的乔某一方。

亢铃不仅没停留在跟校方、家长沟通,还跟孩子们聊。受伤孩子因平时父母关心少,喜欢闹一些恶作剧引起他人注意,也是因为其他孩子合起伙来欺负他。

让人说话,找到争议症结所在,亢铃常能做到“药到病除”。

86岁的刘爹爹来所咨询:房子已过户给外孙女,还能否要回?

得知要回很难,爹爹叹了口气,转身欲离开。

意识到背后可能还有事,亢铃追问爹爹,原来是担心儿子不尽心赡养才想要回房子。

为避免引起不必要麻烦,亢铃通过社区找到了爹爹儿子,组织双方修订赡养协议。

看到60多岁的儿子搀着老父亲下楼、两位白发老人抱在一起哭,亢铃他们长舒了一口气。

如何有效疏导民情民意、挖掘纠纷起源消除隐患,是亢铃平时考虑最多的事儿。

“不能等到吵起来、打起来,才去调解。”亢铃说,作为钢花村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,她一直想办法少做“救火队长”。

辖区居民多是“要面子”的国企下岗或退休职工,亢铃他们用小黑板在社区开设“怨气栏”,方便心有怨气的群众把想说又不便说的话、想办又难办的事写出来。

单元楼邻里关系淡漠、居民公民意识较弱,亢铃他们利用社区网格成立的“敲门组”,安排1名专职调解员加入“天天敲门组”关照重点家庭。

亢铃和同事还组织“两代表一委员”、人民调解员、社区律师、民警和党员群众骨干来到社区建立起的像“酒吧”“茶吧”一样的“顺顺吧”接待居民,顺心、顺气、顺民意。

在很多人眼里,这些事“可做可不做”。不过,亢铃有自己的思路和想法。

近年来,亢铃有一个意识越来越强烈:能调好纠纷,是个好的调解员;但作为司法所长和街道调委会主任,应该跳出纠纷,站在更全面的角度考虑。

“司法行政很多事不是立竿见影,常是多年以后才见效,但做了就会潜移默化中影响一批人,做到了就会对平安稳定有贡献。”亢铃说。

教人说

亢铃善于把调解运用到司法所工作中。

深夜,程菲菲例行巡查社区矫正对象定位,发现燕燕在东湖边。一问,其表现出轻生迹象。

接到程菲菲电话,亢铃要她稳住燕燕,并请其第二天到所里来聊聊。

亢铃明白,穿着打扮像个男孩子的燕燕定是碰上事了。

第二天,经亢铃耐心引导,燕燕敞开心扉:谈了个“女朋友”,在厦门,自己犯罪也是因为她;不久前,对方提分手,“想买张机票飞过去,与她同归于尽”……

谈到最后,燕燕希望亢铃能跟自己妈妈谈谈。亢铃答应了。

可以理解不了,但不能歧视。抱着这种心态,亢铃与燕燕妈妈坦诚交流,告诉她应该如何跟女儿交心。

如今,解矫后的燕燕已走出阴影,找到了一份实习工作,开始了新生活。

亢铃还特别热心履行法治副校长的职责,常自己制作法治课的课件。

2019年春节假期结束,钢花中学开学第一课上,亢铃改编《流浪地球》台词嘱咐大家——“道路千万条,学习第一条”。

听到这,围坐亢铃周围的28名“不服管”初中生哄堂大笑。

面对一群存在轻微欺凌行为的高中生,亢铃讲了儿子高一时的一件事:

班上有个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。年终表彰上台领奖时,大家一般都穿自己最好的衣服,可他只有校服。为不让他感到尴尬,儿子班上领奖的孩子们全部穿校服上台。

“撇开友谊,无法谈青春。”亢铃跟听课的高中生们说。

虽然每次都觉得“法治”少了些,但亢铃觉得能在孩子们心中播下崇法向善的种子“就挺好”。

“有了这颗种子,他们未来几十年人生应该不会轻易走弯路。他们每个人都关系着家庭的和睦、社区的和谐和社会的稳定。”亢铃说,这也是以己之力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探索和尝试。

关键词:

我有话要说

已有 条评论 , 查看评论
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。 (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)
(您输入的姓名/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 验证码

作者:
来源: